人物专访

专访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后,让我留在你身边

10月11日,当红作家张嘉佳接受了e瞳网的独家专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后,让我留在你身边,请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走近张嘉佳,走到他身边。

  10月11日,当红作家张嘉佳接受了e瞳网的独家专访。

  他说,自己从不对过去做的事感到后悔和遗憾,可以痛苦、悲伤、难过,因为完整的自己不能缺失过去。

  他说,要用最简单、单纯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哪怕是一点点。

  他说,小说里的那些事儿,一半自己干过,一半朋友干过,那些认为故事情节太过理想化的人,才应该反思自己的生活。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后,让我留在你身边,请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走近张嘉佳,走到他身边。

文字版;

e瞳网:您写的书都有有很文艺很治愈的感觉,网上也有人说您在生活中是一个“生活家”,那么您觉得在生活中作为一个作家您和别人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呢?

张嘉佳:我觉得我的个性比较随性,应该是活得比较任性吧。比方说我喜欢吃,但是我的目的也不是做个美食家,我就想东吃吃西吃吃就好。我喜欢旅行,我的梦想也不是说去做个背包客,就做个玩客就可以了,到处跑跑,看见好玩好吃的都喜欢。我觉得听起来日子过得挺好的对吧,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不是说你看这个人过成这个样子特别开心,你也想那样去过,那你肯定得自己慢慢摸索,慢慢磨合,你会找到一个自己也可以的方式。那你不能说你看我这样也很好,但是我也蛮惨的呀,也有特别难受的时候嘛对吧,也是有利有弊的。

 

e瞳网:我也读过您最开始写的那本书,《几乎成了英雄》。

张嘉佳:哦,那都是很早的,大概03年时候的书了。

 

e瞳网:是的,我先读了您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让我留在你身边》,这三本书中间时间跨度这么久,感觉您写作的视角和风格都有了很大的转变。您新出的这两本书更加平和一些,语言上更加淡然一些,那么您觉得您在语言特点和写作风格上的转变,是不是您自身转变的一种投射呢?

张嘉佳:你是九零后对吧,我们是八零后嘛,跟你们一样,我们八零后也是从大学开始写东西。那时候我们这批八零后的作者呢,其实经受的文化教育和整个文化过程是一样的。所以你看这批作者刚开始写的东西基本都是差不多的,可能只是笔风不同,但是大体都是一样的。然后经过十年之后,这批人都三十左右了,你也看到,这批作者选择的道路就完全不一样,可能有的人选择商业化,有的人选择做公知,对吧。那对于我来讲的话,我就把这十几年的经历和文字结合起来,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一样,到最后分道扬镳,就是因为我们这十几年的生活经历不同。那我为什么会去写《全世界路过》和《留在你身边》,那是因为我这十几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不仅仅是投射,基本上就是完全生长在一块的,是什么人就会写什么样的东西。

 

e瞳网:我看您这两本书里面,很多故事虽然有不同的人物名称,但是大多数都更像您的个人经历。

张嘉佳:对,包括跟王家卫导演第一次聊天的时候,很久之前,他就直接说,不管你写多少故事,主人公是男是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影子的。而且它就是像倒影一样,虽然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但是倒影会有波浪会有波纹,这个就是不同的地方。但是,基本上还是都是你自己内心深处生长出来的,这个是逃不掉的。就是说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像几十年前,每个时代都有它本身的时代背景的,比方说有战争的、有文革的、有大跃进的、有改革开放的。那到我们这个年代基本上可以说是和平年代了,那和平年代你能做的东西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具有很大的视角,你可能更多的会落在每一个个体上,我写的几本书你也可以看到,都是落在个体上的。怎么讲,以前写东西可以做到一个出世的概念,现在可能更重要的是做到一个入世的概念。就是你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的话,你就写不了很多,了解的越多写的越多。而且你写的东西和整个世界是完全牵挂在一块的,就是你写的东西要完整表达自己,那到最后你自己很完整,你写的东西也是完整的。

 

e瞳网:您以前在另一个专访里说过,梅茜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世界美好的力量,您以它的视角希望人们带着善意看待这个世界。那么您觉得像小说电影这样的文艺产品是不是应该对社会价值观起一个导向作用?

张嘉佳:一定要有,一定要有。是这样,我觉得到现在来说,每个人最重要最基本的目标是你的三观要正。所谓的三观所谓的情怀可以总结成一句话,这句话其实已经很多年了,就是人一辈子应该怎么度过。那你肯定要呈现出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回答的。你回答的可以不够准确,但是不能具备伤害社会伤害他人的倾向。比方说,最近那个电影《亲爱的》,他其实从电影技术手段上包括从剧本的架构上来讲已经非常复杂了,但是它的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于它其实是某种程度上对人贩子起了一个洗涤的功能。你看韩国有一个电影《熔炉》,它会改变韩国法律,为什么呢,因为这批工作人员,这批电影创作人员,他从做这个电影开始就是对这个社会有责任感的,他就想让大家去仇视这个社会事件,去引起共鸣,让大家把这个丑陋的社会现象从这个社会抹杀掉。那你去做《亲爱的》时候,在现在这个年代,儿童拐卖事件是很严重的,所以你的三观一定要正,你就是要告诉大家人贩子有多可恨,你就是要告诉大家在现阶段怎么提防他们怎么应对他们,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你要做的事情不是在现在这个阶段去做人性剖析。你看,到电影最后,郝蕾演的角色反而变成了反派。

 

e瞳网: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到最后就很疑惑,赵薇演的角色不知道该不该被同情。

张嘉佳:我觉得是这样,就是说在现在这个社会大环境下,你应该不允许他做的事情得到任何同情,这是零容忍。包括对待吸毒、对待儿童拐卖,应该是零容忍的态度。你要想做人性剖析的话,过二十年,或者是等儿童拐卖这个社会毒瘤已经找到了治疗的方法,你再回头做人性剖析。就像当年侵华战争的时候,一样的,你在战争年代就要告诉每个同胞他们是侵略者。你只有到一百年过去,再回过头看民族创伤的时候,你才有可能会谈到两个国家的关系。所以说作为创造者来说,当你选择这个题材的时候你就必须要有责任感,如果你不能做好的话,你就不要碰这个题材。

 

e瞳网:我非常认同您的这个观点。那么我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您在南大读书的时候,选择的是一个理科专业,感觉跟作家这个职业完全没有关系。

张嘉佳:我文理分科的时候先上了文科,后来政治历史背不出来,就申请调换到了理科,上大学也是文理兼收的一个系,学校中文系也跟我商量过要不要转系。我们那个专业叫信息管理系和图书管理专业,我把两个系一比较发现中文系每周的课比我们多四节,我就断然拒绝了(笑)。

 

e瞳网:那么您觉得大学生在报考专业的时候,您有什么建议呢?是忠于兴趣呢,还是更加注重就业前景呢?

张嘉佳:是这样,现在专业不对口的占的百分比是很大的。现在只有一部分专业,是需要在大学里最好就完成底层知识建设的。。像法律、商学院这些需要底层知识建设的专业,就是出去最好是专业对口。但是其他大量专业,你看像我身边很多记者朋友、作家朋友都是什么系都有的。也就是说,在大学四年,去除一些专业技术特别强的,包括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之类的专业,其他的基本上你要做的事情是你要完善自我的人格。这四年大学,它这个给一个人的气场是不同的。比方说,你今年高三毕业,你上四年大学,和你今年高三毕业,你去社会上跑四年,四年之后你们两个人站在这里,气质是完全不相同的。大学更多的是,完善一个人,大学的功能不是让你具备在社会上求生的技能。这是我的想法。

 

e瞳网:好的,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了,非常感谢您。

张嘉佳:第一次碰到比我声音还小的记者(笑)。

频道本月排行

  1. 20 春花软柳 美人如玉——专访交大民乐团团长贾晨辰
  2. 17 仲英学业辅导中心主任王炳宇专访——俯首甘为孺子牛
  3. 13 无热爱,不音乐——专访cycle乐队主唱赵梦琰
  4. 10 保研之路,我们这样走过
  5. 7 最喜李勤思修,本色沧海横流——专访思修老师李勤

频道总排行

  1. 2,730 曹诗颖:美女也爱打DOTA
  2. 2,346 一起坚持后的“蜕变”--数学建模国赛一等奖队长
  3. 2,263 保研之路,我们这样走过
  4. 2,189 仲英学业辅导中心主任王炳宇专访——俯首甘为孺子牛
  5. 2,187 【牵手十一月之优秀志愿者系列采访】优秀志愿者胡天